淮音_4869

灰原哀/冬兵/团兵/冬寡/塞巴斯/盾冬

复联三观后感,只谈冬寡

连对视都没有。
啊,好气。
但我还是不死心地觉得有两个糖。
1.冬兵凝视远处大军时是个近镜头,他说了一声:What the hell…
然后镜头左移,滑过美队的脸,滑向寡姐,寡姐紧接着接了冬兵的话并且转头看向冬兵:看来她要对我们使尽浑身解数了
因为是近景所以寡姐转头的镜头里冬兵没有和她同框,但是…她接话转头当然是看他啊
2.从队三冬兵在寡姐武器库里拿了寡姐的枪之后就一直是用那把枪的。
浣熊问他枪多少钱卖,他说枪不卖。
嗯。老婆的枪用起来就是顺手。
多少钱卖??
不卖不卖,我老婆的枪不卖。
哼~

打不死的冬寡girl决定依然奶一口复联四,不知道复联四开头会不会短暂哀悼一下死去的英雄们,奶一口淑丽对寡说:当我查看他的记忆时,我看见了你…
(我在做梦)

不可燃团毛:

论我们为什么要喜欢尤里·普利塞提

一个尤推手舞足蹈手忙脚乱的整理...尤里还有更多的萌点完全没写进去,我的意思是,为什么他这么可爱啊!!!

【团兵】蓝。

今天也在摸鱼的阿稔:

很久之前写的一篇。


不是糖,不是糖,不是糖。


======




“我们该如何铭记,当我们无法铭记。”


“我们又该如何遗忘,当我们不想遗忘。”




上。




利威尔依然处于沉睡之中,十几年,时光和战火几乎不曾在他的面庞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
过分白皙细腻的皮肤,微抿紧的唇线,挺直的鼻梁…还有眼睛上紧紧缠绕的纱布。


比起丢掉性命,残疾值得任何人心存感激。


即使利威尔并不一定认同,但埃尔温心存感激。




衬衣洗得纯白。埃尔温始终觉得,哪怕是失去视觉,利威尔也可以准确地判断出物品的清洁程度。远离以前人类居住地的海滩空气格外清新,高大的男人将衣物搭好,走回木屋从火炉上取下煮沸的热水,茶叶在升腾的雾气下舒展开来。




指针快要转到正点。




最后一天。埃尔温用小刀在墙壁上划出一道痕迹。深呼吸。然后坐在床边,等待着面前人恢复意识。




“唔。”利威尔想要睁开眼睛,却感到一阵刺痛,心底弥漫起惶恐情绪。知觉和意识恢复迅速,利威尔抬手想要扯掉缠绕在自己面庞上的纱布。却被埃尔温捉住并握紧,对方掌心的温度和触感安抚了他的焦虑“别动。你受伤了。”




利威尔沉默了一会儿,想要理清自己的思绪。他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决战之前的那个夜晚,他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的月光,战士们掷地有声的誓言,还有埃尔温有力的怀抱。




然而一觉醒来就是现在的状态,利威尔明白自己肯定遗忘了什么——非常重要的。




拥有太多问题反而不知从何说起,利威尔的嗓音带有几分沙哑:“我……”。


埃尔温用一个吻打断了他的发问,失去视觉的利威尔更清晰的感受到柔软的触感,以及对方温热的呼吸。埃尔温并未打算接吻,利威尔明白,他是在用亲吻和拥抱融化自己的戒备和不安。




埃尔温总是能达到他想达到的目的。




怀中的人并不想刚刚苏醒那样充满抵触情绪,埃尔温把温热的茶递到对方手中。这时候,恰好是利威尔所喜欢的温度。




“战争结束了。我们赢了。”


“你的眼睛受了伤。”


“因为脑部受到重击,所以你失去了部分记忆。”


“我已经辞职,现在我们自由了。”


“还好,你记得我。”




利威尔一点点消化着这些信息,奇怪的是,自己所住的地方明显不再是军营,从未听到过这样的水翻卷的声音,还有奇异的空旷鸣叫,然而自己并不觉得陌生。




“我在哪儿?”咽下最后一口醇香中带着几丝苦涩的液体,利威尔的下巴扬起不太明显的弧度,一如既往,不以言表的桀骜不驯。




埃尔温没有直接回答,他松开怀抱,拍拍利威尔的后背,示意对方下床,然后蹲下身,轻轻抬起为利威尔的脚掌,利威尔感受不同于军靴坚硬触感的柔软质地。尺寸刚好合适的布鞋吗,利威尔并不意外,埃尔温的心思缜密不仅仅表现在作战方面。




外面的风有些大,利威尔下意识的想要裹紧斗篷才发觉自己穿着单衣而非制服。但他很快便不再觉得寒冷——埃尔温的拥抱安慰了他,无论是肢体,还是精神。




“这里是海边。”埃尔温将他抱的紧了些,引导着他的动作直到他在海滩上坐稳,海风带着咸湿的气息洒在利威尔的脸上。这是记忆中从未出现过的场景,利威尔却有强烈的熟悉感。埃尔温适时的用指尖抚平了他紧皱的眉头。“这片海是属于我们的。”




利威尔的手被抬了起来,然后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洒在自己手上,坚硬,潮湿,细小。




“这是你身下的沙子,它们和我们之前所了解的沙子不同,看起来很干净。我想你会喜欢的。海的颜色要比我的眼睛更深一些,但是这里的天空很纯澈。你听到的鸣叫声是一种叫做海鸥的鸟类发出的,那是一种很可爱的生物。”埃尔温描述着周围的一切,利威尔很好奇,但这种情况下他的不适远远超过好奇。




他看不见。埃尔温描述的一切。


莫名的,利威尔觉得自己已经在黑暗中压抑了很久。




手心上的沙子被对方扫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沉甸甸的金属质地。“戒指。”这次利威尔在对方出声之前开了口,埃尔温勾起浅浅的笑。“嗯。接受吗。”




“嘁。”利威尔轻哼一声,握紧手心,摸索着将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。“我希望这东西不会太难看。”




“这要你自己评价。”埃尔温拨开他的额发,在哪里印上一个吻。“你昏迷了好些日子。韩吉下午会来替你拆绷带。”




“你马上,就可以见到这里的风景了。”










下。




那之后利威尔觉得头昏昏沉沉地,埃尔温抱着他回到屋子里,很快他便再次陷入了睡眠。




再次醒来的时候室内是另外一个人的气息,利威尔瞬间紧绷了神经,又很快放松下来。




“啊啦啊啦,终于醒了吗?”韩吉的声音并不如之前一样充满活力,是终于安定下来了,还是奔波的缘故,这里离人类的居住地,应该很远吧。


“他呢。”利威尔并没有感受到房间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,尽管利威尔很不想承认,但没有埃尔温的气息令他十分不安。




“都不关心我的吗?我可是特意赶过来的呢。好伤心啊利威尔。”韩吉按住利威尔的肩膀,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引得他一阵皱眉。“他出去了,很快就回来。现在先老老实实地让我替你拆绷带。”




面对这样近似于被发号施令的境况利威尔显然十分不悦,但他还是安静地坐在原处,他很想看看这里的风景,当然,更想看看埃尔温。




完全脱离束缚后利威尔感受到一丝微茫的光,渐渐地物体有了大致的轮廓,随后一点点清晰起来。




“你紧张兮兮的样子真是丑死了。”




韩吉的表情僵在原地,她紧紧盯着利威尔的脸。本来已经做好迎接对方拥抱准备的利威尔也愣住了。




“喂,你那是什么表情啊。”闻言韩吉才反应过来,她尴尬的挠挠头,勉强扯出一个笑容。视线移开,又落回利威尔的脸上。




利威尔并未理会韩吉,他走出门外,外面是无边无际的蓝色——天空,海洋。他也看到了埃尔温话语描述的海滩,翱翔的海鸥,还有他们居住的木屋。




唯独没有埃尔温。




利威尔回到室内却发现韩吉红了眼眶,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利威尔的感官。




“他在信中让我把这个交给你。”




利威尔强迫自己压制住心脏剧烈的跳动,翻开看起来已经有些时日的笔记本。




『王都的人想让我们留下,但我觉得那不是你想要的。我记得你说过你想去看一看外面的海洋,现在人类取得自由的权利,我们也应该选择自由了。Levi,快点醒过来。』


『胸口很痛,我给自己验了血,发现里面有毒素。这应该是王都的授意,我知道的东西太多。你终于开始恢复意识,医师说你极可能失忆。我很高兴,感谢命运赐予你这样的运气。』


『你还是失明了。我买通了医师,为我们开了死亡证明。但是他告诉我,被注射药物已经有一段世界的我活不了多久。非常抱歉,我发现的太迟。』


『真拿你没办法啊,每天早上起来都问我发生了什么,记忆一直停留在出征前。不过这样的日子也不错。我们离开已经有小半年了,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。不知道还可以撑多久。』


『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,我托人询问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,眼球移植成功率不算低,只要给我几天适应失明的日子让我能照顾你就可以动手术了。』


『不知道我现在的字你能不能看清,应该还不错吧?我练习了很久。失明的日子真不好过,幸好,你不必这样度过余生。呼吸已经开始有些困难,不过我一定会熬到你好起来的。相信我。』


『我拜托韩吉下午来给你拆绷带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东西了。我相信你会喜欢这里的,以后想去别的地方也好,没有人会认出你来的。床下的箱子里有很多戒指,选一枚你喜欢的吧。我终于可以休息了。』


『你会明白的,我会一直陪伴着你,看每一处风景,一直在你身边。』


『我爱你,Levi。』




利威尔看到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刀痕,刻下那些印记的每一天,埃尔温都重复着同样的话,给他同样的吻,为他沏同样浓度的茶,带他坐在同样的位置欣赏同样的风景。




日复一日,直到终结。




床底下的箱子被抽出来,那些刻着『Erwin&Levi』的不同款式的指环反射出利威尔的模样。




过分白皙细腻的皮肤,微抿紧的唇线,挺直的鼻梁…陌生又熟悉的,湛蓝色的眼眸。



Memory:

见证祝松长大的赤松子XD
年龄操作有,部分年龄设定见p3,p4

晨光-微熙:

【昆德拉写过,爱情最初的模样决定了它以后的模样,你今天把早餐端到他床上,以后也得把早餐端到他床上。谁都不想失了先机、成为端早餐那个人,于是大多数情与爱都生长在那些不成文的条条框框里,一个想方设法摆架子,另一个想方设法拆台。摆的比拆的狠,就分道扬镳;拆的比摆的狠,就两情相悦。 】

Dracula:

好有爱的一家人,犬夜叉萌死了^ε^
还有…
为什么LOFTER老是推送tfboys一.一